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宋佳妍Zeiss Jena Flektogon 35mm-f2.8白银 牛镜Carl-茶片坊_0

宋佳妍Zeiss Jena Flektogon 35mm/f2.8白银 牛镜Carl-茶片坊

宋佳妍先给大家拜年了,祝大家新年多金多福,多镜多机,合家安康,妻妾满门。这篇更新就是这个农历年最后一次更新了。茶片坊微信公众号年后再与大家见面,在此祝大家新春快乐~新年说的这个镜头,很牛,不过这个牛不是说素质高,而是脾气倔,不听使唤,一个用不好就变成了乡村气息,这就是白银版的czj 35mm/f2.8。这个评测差不多难产了10个月,差不多和怀胎一样了... 这个镜头是著名的茶片大毒草,洋买办,给我找来的,价格不算高,拿到后挺兴奋,因为白银czj基本都是光比控,镜头很好用,顺光拍摄基本无往不利,小b如是,sonnar 135/4也是如此。先是弱光拍了一组,一开始就觉得虚化不一定好用,虽然是最大光圈,但是锐边很重,估计场景复杂一点必然出2线。 全开像场不完整,四个角有比较严重的发虚的现象。 测试了一下焦外,果然在稍微复杂的场景里就没有什么指望了,虚化很乱在某些场景里虚化简直可以用诡异来形容,凝而不散的感觉...我感觉这个头不能够当人像头....这个虚化要被mm打... 立体感不错,不过这应该是白银系应有的细腻然后有种感觉,这个镜头的高光控制好像不匝地,这似乎不是一个可以放心放到烈日下暴晒的镜头过了几天茶片聚会,又用了一次,那天由于组织活动的比较繁忙,也没有细用,还是按照暴晒的习惯拍摄了。光圈在收小的情况下虚化果然好了不少。在高光下的色调偏暖,看来是czj的一贯路子,属于不讨好的色调。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这个镜头都被霸占了,所以一直也没有用过,直到我用福论达35/2.8换回了这个镜头,那天特地扫了一下,那天算是很让我解毒,这个镜头和小b和小s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主要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镜头的像场平均基本要到f8才能够完成,另外就是色彩很出人意料的干涩平淡。即使拍摄色调丰富的摩托车,颜色还是油润不起来。白色很容易过曝找了一点中间色调拍摄了一下,色彩终于油润了。 看一下远景吧,那天天气不是很好,很灰,这个镜头似乎走的还是层次线路,不能够像他的后辈那样穿透浓雾 不过,虽然说这个镜头的虚化不好,四角发虚,但是最大光圈下的中央分辨率还是很值得称道的。在那个时代,全开的大光圈广角能够做到这样,绝对不算多见。抓拍也可以,对焦非常顺滑,阻尼感极佳。 看来根源还是在这个镜头的高光控制能力不强上,这样的话,这个镜头就非常难用了,一般来说,低反差的层次头都是主打无限远和大光比的,但是这样的镜头高光控制能力如果不行的话,近景又不是强项,就会陷入使用的死角去。 这里是个佐证,近摄的情况下,大反差的镜头明显比小反差的镜头要出彩。 当然,在近摄拍摄中,低反差镜头也可以用于控制一些亮度较高的色彩,比如黄色和绿色,或者红色,但是由于这个镜头的光比控制能力不强,所以这样的控制也完成不了。总之这个镜头不能够用于阴天,也不能够用于晴天,近摄时不能够色调太统一,更不能够色调太分离,够讨厌的。所幸的是,这个镜头的中间和暗调还是很不错的,立体感十足,但是仍然让我觉得无法有使用的感觉,毕竟这样的镜头meyer就够了。那天的拍摄不由自主的基本都往中间调走了。 暗部的色彩也非常的浓洌 总之,那天的拍摄基本把入手这个镜头的欢愉冲淡了,这个镜头的特性带来的阴影扎根在我心底。 拍摄晚了后,弱光下毒性终于出来了,所以说这个镜头基本也定位与黄昏头,弱光头,只是可惜大光圈不怎么好用,所以太晚上了不好用。 这样的故事在磨镜的过程中是最让人难受的,拍摄时总是有一些出彩的照片,但是所有的情况又表示这个镜头很难用,所以只好先放一边,做点其他的评测工作了。 另外值得提一下的是,这个镜头的抗逆光性能相当好,基本就算直面阳光问题也不大。 后来磨了几个镜头,都不是善茬,去美国那天就又带去了这个镜头。在美国这个镜头的弱点暴露的非常彻底,洛杉矶是个阳光非常充足的地方,几乎就是这个镜头的克星了。 结果在去lasvegas前拍摄的几天照片,很不让人满意,洛杉矶一般是上午阴天,反差很低,下午是大太阳,这个镜头完全控制不住,那几天我拍的照片自己也很不满意。到了lasvegas,这种情况变本加厉,只能够用后爹29取代拍摄了。 不过在前往lasvegas的前一天傍晚,我再次领教了这个镜头在黄昏时迷人的影调。让我换一种说法,当光线不是那么强烈的时候,这个镜头能够提供出恰到好处的层次过渡和渲染,这时,这个镜头的效果非常好。 在使用这个镜头,我也对我一贯的论调有了反思,我的习惯性思维是一个镜头的光比控制范围越广,相对就越好用,但是实际上有些镜头的光比控制范围不行,但是能够在一些环境中体现出相当好的影调和层次感,而这样的镜头,其实也是相当好的,并不能够用光比控制来单调的认定一个镜头的实力。比如这张照片,这个镜头的反差恰如其分的捕捉了落日的光辉,并且表现了这丝光线通过时的绵密空气感,这种感觉似乎只有这个镜头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够表达出来。这个时候,空间感,立体感都无懈可击,这就是这个镜头的“决定性光线”举个耳机的例子,大家知道很多耳机有阻抗,而耳机的表现在很大一个程度上取决与输出的功率,而这个输出的功率就是镜头的反差,而阻抗则是空气对光线的干扰程度和光线的强烈程度,当镜头的反差和光线和空气能够匹配的时候,镜头就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,这个准则无论是老镜头还是现代镜头,都可以通用。 但是这个准则对与这个镜头和7d的搭配上就变得,能够使用f5.6或者f8,但是光线不能够太强烈,那么简而言之,就是说这个镜头能够活跃的时候最多是早上或者傍晚2个小时,过了这个时间段,镜头就不能够体现其最高价值的一面了。听上去很严苛,但是实际上能够体现这个活跃期间的时间或者条件很多,关键是如果光线过于强烈,那么只要找到能够削弱光线的触媒,也能够体现出同样的效果,比如说这张照片,如果直接用镜头拍摄,那么高光部分肯定过曝,但是如果通过玻璃拍摄,那么玻璃会使通过的光线柔和,这个时候就符合了这个镜头的“决定性光线”条件,就能够拍出毒片。当然这张照片的条件则是损失画质,所以说不一定可取。 虽然说磨镜的思路大致确定了,但是符合这样条件的光线却不算太多见,加上婚后事情也很多,脑子里却始终想着用”决定性光线“拍摄一套片子作为这个镜头的评测帖,所以这个镜头的评测就这么耽搁了。 由于整个夏天的光线都很强烈,所以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候拍摄,后来阿松问我,这个镜头怎么用,我说这个镜头很难用,大约要的是纯净的阴天,或者傍晚的光线才能够出彩。要么就是后期下狠手了。 不过无论如何,我都没有想到,这个镜头的决定性光线原来就在我长期出差的地方,西安。而且,我简直想不出有第二个镜头能够比这个镜头更好的表现西安了,或者说”我想象中的西安“那天早上醒过来发现西安非常晴朗,但是西安的空气可见度一直很低,后来和秦朝瓦罐见面时也聊起来,秦朝瓦罐一直和我说,想要表现一次雾气蒙蒙的西安。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,如果没有太阳,光有雾气,结果就是灰蒙蒙的一片,这样的片子就没有人要看了,总要有光线,然后光线顺着空气,慢慢的无力化,这样才好。于是看到西安的阳光那么充足,心理很高兴,就是不知道通透度如何。出门一看,光线被空气质量削弱得完全无力化了,高光轻而易举的拿下了,于是给客户打了电话,说下午不去工厂了,就赶忙出去拍了。 在这样的光线下,立体感的表现轻而易举就出来了,是不是比第一页的立体感好很多了。 红色也完全没有过溢的感觉,果然这个空气质量对于抑制光比非常有好处。 我想如果有朋友还对空气感没有概念的话,看接下来几张照片,应该会有很感性的认识,这完全是表现了能够看到的空气。这个镜头还是第一次那么的油润 无限远的表现力有了相当大的提升如果大家看过我用mamiya拍摄的西安,也应该发现,这次的西安比在mamiya下表现的要真实太多了。其实类似于35白银这个级别的镜头,空气感也是不需要看无限远的,近景也能够有足够的体现了。 从照片上看到光线慢慢的在空气的阻力中消失殆尽,也真的算是一种乐事。 这个时候有一种感觉,照片并不是拍出来的,而是从前方的景象中挖取出来,然后存了一个3d的影像下来。一个平面内的空间感 这里可以给大家一个直观的印象,一个镜头在其合适的环境中发挥有多么的重要。上面一张是在晴天通透的环境下拍摄,下面一张则是在雾蒙蒙但有阳光的空气中拍摄。忘记说了,这个镜头因为也是多叶片的关系,小光圈下的虚化相当漂亮其实以前也用35/2.4拍摄过西安,但是反差太大,直接就把浓雾撕裂,就完全没有白银的光线质感了。接下来我就不多说了,大家尤其是西安的朋友,看看这是不是西安的感觉。 * 这个镜头的磨镜就告一个段落了,通过这个镜头的磨镜,我也理解到,每个镜头都能够在某一种光线力量下表现出最出彩的一面。而这个光线的强弱则取决于镜头本身的反差和机身的反差,以及使用者的测光习惯。一旦进入到了决定性光线,那么即使是一个高光控制能力较弱的镜头,仍能够表现出相当优秀甚至独一无二的画面,只要拍摄者能够把握住,或者说有足够的耐心。当然决定性光线只是将一个镜头的表现范围圈定了出来,具体是否毒,还要看机身和镜头的层次捕捉能力,有些镜头的层次捕捉能力很差的话,即使是在决定性光线内,还是可能无法拍出毒片。所以说拍摄者也要多思考,多反省,多总结让自己毒倒的时间,光线力量和光圈机身组合,然后有意识的去在合适的环境中拍摄,而不是盲目的盲信名镜必毒,最后乱拍一气,不得已就出掉了,这样的话镜头也会哭泣的。 后记,回到上海后又在5点左右的黄昏捏了几张,很遗憾,又纷纷过曝了...呵呵,这个镜头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。fin

关键词: